• <abbr id="yg641u"></abbr>
                    <ins id="jepg6i"></ins><span id="jepg6i"></span><em id="jepg6i"></em>
                    1. <div id="jepg6i"></div><big id="jepg6i"></big><b id="jepg6i"></b><small id="jepg6i"></small><tfoot id="jepg6i"></tfoot>
                        •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0

                          您現在的位置是:铂爵彩票登录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煤塵(組詩)

                          發布時間:2020-02-13 16:23:31 作者:李曉波 來源:綠水洞煤礦 點擊:

                              《支架墳茔》

                              在礦山的深處

                              有一處碼滿廢棄支架的山谷

                              人們叫它支架墳茔

                              退休礦工老劉住在它的隔壁

                              大年初三

                              我和礦長帶著禮品去看望老劉

                              還在老遠就看見劉嫂坐在門前

                              “老劉呢”

                              “呶,在那兒呢!”

                              打眼一看,老劉正坐在報廢支架叢林的邊緣

                              我們走近剛想和他打招呼

                              卻被他豎起在嘴邊的一根指拇

                              生生壓了回去

                              “我正和它們聊以前

                              在井下的趣事呢”

                              他快步走過來點頭打過招呼後

                              輕聲和我們說
                             

                              《聚會》

                              工人新村的時間

                              似乎比退休前礦井裏的時間慢了很多

                              退休礦工老王早上起床後一直看表

                              一直看表

                              時針就是遲遲不指向十二點

                              好不容易捱到十一時三十分鍾

                              他趕緊和老伴招呼一聲

                              就下樓去啦

                              聽到聲音的老伴轉過身

                              卻只看到了一個背影

                              哎,這老王

                              無非是與班裏幾個老哥們聚聚

                              你需得著這麽著急麽

                              我不信現在你的這幾個手下

                              還會和你講什麽執行力

                              老伴的幾聲嘀咕

                              淹沒在了樓下老王與工友們爽朗的笑聲裏
                             

                              《將進酒》

                              春節了,退休職工老孫

                              又在兒女面前開始默默念叨一長串的名字

                              王大蠻 李駝背 張彎酸

                              趙大力 錢世貴 周明久

                              吳富貴 歐陽 長孫和二狗

                              還有我過世的父親母親老先人

                              來來來來我們一起過年

                              一起喝酒
                             

                              《冥想》

                              在夕陽斜照裏

                              退休老礦工李炳青斜躺在地壩邊的竹涼椅上

                              手捂住耳朵 仔細傾聽著地心裂隙水潺潺流淌的聲音

                              采空區乒乒乓乓的矸石垮落聲

                              溜子皮帶運轉的吱吱聲

                              以及煤與煤的竊竊私語

                              那一刻,整個世界無人打擾

                              只有他,和他的地心世界

                              以及朗照他的一束燦爛陽光

                              而我

                              是站在數十年之後

                              一直透過時光靜靜注視的

                              他的長孫
                             

                              《院子》

                              早上起床

                              退休職工老唐像個孩子一樣

                              坐在桌前和孫子用筷子敲著碗

                              催飯

                              飯菜上桌

                              扒拉幾口之後

                              他摸摸肚子 打一個嗝

                              滿足地喊一聲

                              “飽了”

                              然後踱步走向院中

                              怅然地看著門前通往井口的道路

                              一站

                              就是一整天
                             

                              《煤塵》

                              其實一粒煤塵

                              就是整個世界

                              許多時候

                              我會透過夕陽的光暈

                              從側旁崇拜地谛視父親額頭上的青色瘢痕

                              那是一粒粒煤塵爲他做的刺青

                              堅硬、炙熱或者寒涼的煤塵

                              穿越時空

                              百萬裏挑一

                              選准了這個飽滿的額頭

                              並愉快地與他合爲一體

                              對一粒粒煤塵的感情

                              父親從來不言說

                              只在他照鏡子的時候

                              你會從他凝視目光的深情裏

                              發現端倪
                             

                              《在煤煙裏微醺》

                              在綦江縣橫山鄉一個叫小松林的村子裏

                              退休礦工李炳青最大的興趣是點燃爐子

                              然後把碩大晶瑩的塊煤

                              一塊一塊投入爐子裏

                              然後伸長鼻子細細地嗅那嗆人的煤煙

                              多年了,我還記得他微醺的神情

                              像極了電影裏吸一口鼻煙之後

                              神清氣爽的遺老遺少

                              (責任編輯:姚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