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h6zeiy"><option id="h6zeiy"></option><kbd id="h6zeiy"></kbd><big id="h6zeiy"></big><pre id="h6zeiy"></pre><dl id="h6zeiy"></dl></em><blockquote id="h6zeiy"><u id="h6zeiy"></u><center id="h6zeiy"></center></blockquote>
    <blockquote id="h6zeiy"><tr id="h6zeiy"></tr></blockquote><i id="h6zeiy"><form id="h6zeiy"></form><dfn id="h6zeiy"></dfn><thead id="h6zeiy"></thead><dir id="h6zeiy"></dir><button id="h6zeiy"></button></i>
            1.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0

              您現在的位置是:福德神彩票登录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我叫口罩

              發布時間:2020-02-13 16:18:32 作者:蕭聞 來源:龍門峽南煤礦 點擊:

                我叫口罩,我每天的生活單調,常呆在醫院裏
                平平淡淡地過了好多年,我以爲我就這樣了
                沒想到二〇二〇,改變了我的命運
                嗯!救護車的鳴聲也是“二〇二〇”
                聽說最近有個壞家夥從蝙蝠的老家跑了出來
                這個壞家夥,拿著一把叫肺炎的刀  
                害了好多人,鬧得整個華夏雞犬不甯
                我很膽小,也很脆弱,我的壽命不到半天,其實我也害怕
                平時在醫院我見慣了生離死別,以爲自己遲鈍了
                但當我看見雄雞版圖疫情越來越重的時候
                火神山十天建成的時候,護士滿臉勒痕的時候
                醫生和警察犧牲的時候,患者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時候
                人人自危的時候,我承認:我哭了
                眼淚止不住,拳頭越攥越緊,身體開始抖動
                我不知道這是恐懼還是感動還是憤怒
                我看著這些畫面閃過,心裏有個聲音越來越大  
                我要上戰場,我要做點什麽
                于是我離開了醫院這個安樂窩,帶著五湖四海的兄弟  
                穿著各色衣裳,出現在每個街頭巷尾,我不會打架
                但人多力量大,我們團結一心,能壓死這個壞家夥
                一百個不行,一千個,一萬個,一億個
                只要民衆需要我,我們義無反顧
                 
                我叫酒精,是口罩的二哥,我最愛七十五度,夠烈性
                這幾天我看見老三經常鼻青臉腫的回來
                就去問他怎麽了,他說他去當了爲國爲民的俠   
                上戰場去打一個叫新型冠狀病毒的,對方面目猙獰
                手段毒辣,人手衆多,他的兄弟們輸多贏少
                “上戰場你怎麽不叫我呢?你不知道你二哥我能燃能爆能殺毒?”
                “我前面去叫你的時候,你都醉得不省人事了!”
                “二哥的錯,二哥的錯,走,二哥陪你去教訓這些鼠輩
                待我叫齊兄弟!”
                “一盞酒精燈,千軍萬馬來相見!”
                 
                我叫體溫計,家裏排行老幺,從小就有嗜睡的毛病
                哥哥們也很疼我,很少讓我做事 
                這些天二哥、三哥他們經常血染著回來,他們以爲我不知道
                其實我都偷偷瞧見了,我是喜歡睡覺,但我從小嗅覺極好
                那濃濃的血腥味早就把我嗆醒了,體內的水銀也立馬發熱
                飙高到三十七點三度,沒錯!我的血是水銀做的,冷冰冰的
                但誰說我不可以熱血成爲醒獅,我也要做點什麽
                因爲我們是兄弟
                哥哥們,我來了
                 
                我叫消毒液,我有三個兄弟,他們喜歡叫我胖哥
                其實我才八十四公斤,我很早就出來闖蕩,過去兄弟間聚少離多
                最近社會開始動蕩,因爲一個新型冠狀病毒的家夥,到處燒殺搶掠
                我身爲一名警察,除暴安良是我的本份,我們已經奮戰了十四天
                各有損傷,戰火還在蔓延,那天我在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巡邏
                突然看見老二、老三、老四一起來了
                “你們怎麽來了?”
                “大哥,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大哥,我們也要上戰場!”
                “大哥,我們是兄弟!”
                “你們……”
                “好,好,我們爲華夏,我們上戰場!”
                 
                “消毒液!”
                “到!”
                “酒精!”
                “到!”
                “口罩!”
                “到!”
                “體溫計!”
                “到!”
                ……
                共赴疆場,兄弟齊心,黃沙百戰,殺敵
                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必斬刀下,陣斃
                我們,能贏
                 
                (責任編輯:姚陟雄)

                 

              上一篇:今夜,月色真美

              下一篇:煤塵(組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