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tyle id="9mfai9"></style><i id="9mfai9"></i>
          1.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0

            您現在的位置是:铂爵彩票首页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誰在秋日裏爲我種下思鄉的蠱(三首)

            發布時間:2019-12-19 09:53:05 作者:李曉波 來源:綠水洞煤礦 點擊:

                小路,一定連接著故鄉

                行走在異鄉的土地

                只要一看到曲曲折折伸延向遠方的小路

                我的心情就莫名地激動

                心底裏就會有暖暖的想到

                這條小路,一定連接著故鄉

                並由它,牽出許多往事

                兒時的夏天,是記憶裏最美的季節

                田野、堰塘、山坡地,都是最美的舞台

                放了暑假的我們

                像自由的鳥兒,在高天厚土裏放飛自己

                田埂上折耳根、野蔥、別人撿漏的鴨蛋

                都成爲了我們向大人炫耀的本錢

                山坡地裏,不時傳來“喊殺聲”

                和躲迷藏的報名聲

                趴在幾塊石頭棚成的小竈前

                滿面塵灰的小夥伴們

                正在聚精會神地燒烤甜玉米和紅薯

                那時的冬天,總覺得很冷

                半夜裏房前屋後的慈竹被雪壓斷的聲響

                總是擾得童年的我無法入睡

                翻來覆去好不容易進入夢鄉

                卻又到了上學的時刻

                在母親一叠聲的呼喊中跳下床來

                于是從小小的窗口看到滿山遍野的大雪

                像一床雪白的棉絮

                掩蓋了屋外的山山坳坳

                雙手推開房門足足地吸一口清冽的冷空氣

                于是看到那條掩映在林木裏凍僵的小路

                時隱時現,蜿蜿蜒蜒地

                通向遠方

                通向未來

                40年,我的腳從故鄉門前的小路走出

                走到了甯夏甯靜的夏天

                走到了三亞溫暖的冬天

                走到了蘭州草色遙看近卻無的春天

                走到了北戴河蕭瑟秋風今又是,換了人間的秋天

                但無論走在哪裏

                我的腳心始終

                留存著故鄉小路

                最溫情的記憶
               

                秋月,朗照著離人

                在這秋夜裏

                隔著電視屏幕看著重慶電視台的新聞

                看到故鄉綦江橫山的大地已經進入了豐收的景象

                看到故鄉的人在電視屏幕裏笑逐顔開

                肩扛著釘耙旁若無人地出出進進

                我豎起了耳朵

                想聽清他們口中歡快的鄉音

                我睜大眼睛

                希望從中找到我熟悉的臉孔

                奈何采編記者不解人意

                鏡頭只是一晃

                便錯了開去

                誰在秋日裏爲我種下思鄉的蠱

                秋月如鈎

                懸挂在繁星滿天的天幕

                秋思如蟬

                喋喋不休重複著簡單的音符
               

                大雁,在我的窗外短暫停留

                我是透過辦公室的窗戶

                在煤礦的後山發現它的

                一只大雁孤單地停留在一塊突兀的石頭上

                也許是在南歸的路上掉了隊

                也許是在這裏有什麽難舍的記憶

                刻意離了群

                我沒敢走近它

                只能遠遠地

                遠遠地

                向它瞭望

                忽然,我驚奇地發現

                它睜著一雙骨碌碌的小眼睛

                也在向著我瞭望

                似乎在向我征詢

                我就將回去

                我就將回去

                就將回到故鄉田園去

                你呢

                你呢

                我不敢做出肯定的回答

                只能恹恹地回看著它

                然後,我在它振翅的一瞬間

                看到了它眼神裏的一絲厭棄

                (責任編輯:姚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