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t id="btiemg"></dt><tt id="btiemg"></tt><div id="btiemg"></div><em id="btiemg"></em><option id="btiemg"></option>
            <code id="btiemg"><thead id="btiemg"></thead></code><tr id="btiemg"><ins id="btiemg"></ins><th id="btiemg"></th><div id="btiemg"></div><em id="btiemg"></em><acronym id="btiemg"></acronym></tr><label id="btiemg"><b id="btiemg"></b><dd id="btiemg"></dd><sup id="btiemg"></sup><dt id="btiemg"></dt><address id="btiemg"></address></label><pre id="btiemg"></pre>
            <dt id="btiemg"></dt><dl id="btiemg"></dl>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0

              您現在的位置是:铂爵彩票走势图 > 礦區藝苑礦區藝苑

              無愧天地良心

              發布時間:2019-11-15 10:43:29 作者:冉 波 來源:物資分公司 點擊:

                多年以後,面對垮塌破舊的老屋,我或許又將回想起父親當年從梁柱上取下家傳的開山斧攜明叔大步而去的偉岸身影。

                那時我還少年,還讀小學三年級,懵懵懂懂的年紀一天跟隨在鄰家大哥哥、大姐姐身後讀書、嬉戲。按現在的生活水平來說,那時的日子過得甚是清貧,但對于年少的我全然沒覺得,也絲毫沒有感觸到80年代偏遠且貧窮的農村世事、江湖,更沒有感覺到相伴貧窮而滋生的罪惡與父親的正直及俠義。

                “做人做事須無愧于天地良心”,這是父親常挂在嘴邊的話語;“爲人仗義、不畏權勢、好打不平”,這是他人對父親的評價。

                父親高中未完便回鄉幫襯家業,寫得一手好字,村裏的春聯基本上都是父親所寫。在那個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的年代,父親被選爲村裏的幹部、並被鄉裏當作後備幹部培養;村裏的大小事務父親都參與管理,並發揮著重大的作用,直到家傳的開山斧崩口之後。

                那是多年前秋天裏的一個傍晚,殘陽如血,小山村裏突然傳出一條聳人聽聞的信息。

                明叔的二妹不見了。

                明叔的二妹失蹤了。

                接連幾天,父親和明叔還有幾位叔伯兄弟找遍了村裏的每個角落,鄰村也挨家挨戶地問了遍,鄉裏也去了兩次,但是都沒有得到一絲一毫有價值的信息。

                明叔的二妹(按輩分我應該叫二姨)在鄉裏讀書,剛進初三的二姨成績非常好,身形也出落得十分標致,是大人們口中的“別人家的孩子”,也是我們從小仰視和學習的榜樣。

                二姨是禮拜六放假回家吃晚飯後失蹤的。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晚飯後母親收拾停當,我們一家人都靜靜地坐在飯桌周圍,桌上泡了一壺茶水,幾個茶杯整齊地擺放在茶壺周圍。婆婆低頭不語,母親雙眼看著父親,像是在尋找什麽答案,父親擡頭看著窗外的漆黑,沒有言語,屋裏靜得連針掉落的聲音都可聽到。

                時間在一種極其壓抑的氛圍中流走。

                “大哥、大哥,在嗎?快、快出來一下”,門外傳來明叔急促又焦急的聲音。

                父親開門出去後便關上了房門,至今我都還清楚地記得父親在門外說的那句話:“做人做事須無愧于天地良心”,也依稀記得明叔的低聲嘀咕:他們向家那麽霸道,鎮裏、縣裏都有人當官;長河、江宇他們都不願去……

                父親推門而進,從梁柱上取下家傳的開山斧別在腰間攜明叔大步而去。

                至今回想起來:父親進門時的眼神是淩厲的,是帶有殺氣的;出門時的背影是挺拔偉岸的,是頂天立地的。

                至今猶記得:那天晚上母親早早就叫我和弟弟去睡覺了。

                至今還記得:第二天二姨已經在家了。

                至今仍記得:從那之後我和弟弟一直都是由父親或母親接送著讀完小學。

                ……

                一年之後,一向聲譽很好且被當作鄉後備幹部培養的父親在村幹部換屆選舉中落選了,取而代之的是父親曾經的跟班長河叔叔。

                ……

                至今,在我家樓房牆上還挂著那把家傳且崩了幾個口子的開山斧,父親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取下斧子用油紗布擦拭。

                時間的車轍慢慢輾過曆史的遺迹,再偉大的人物、再英雄的事迹也終將被世俗所遺忘。

                2010年的春節,剛從鎮上退休回老家養老的長河叔叔來我家找父親喝酒閑聊,湊巧父親不在,我便陪著他喝著瞎聊。順便也向長河叔叔彙報一下我的工作、生活……長河叔叔一口燒酒下肚,看著我意味深長地說:現在社會講什麽EQ、IQ什麽的,他們那個年代講“懂事”“會做人”,你父親就是因爲當年“不懂事”,不然哪裏還會輪得到他吃“皇糧”。

                這麽多年以來,父親當年的事迹很少被人所提及,村裏人都諱莫如深;有時我問及,都被父親大聲喝止,但我分明地從父親的眼睛裏讀到了一些不爲人道的內容。

                或許是因爲長河叔叔多喝了兩杯,也或許是因爲我好奇,更或許是因爲我不想父親當年的事迹被刻意遺忘,即使被村裏人所遺忘,但也不應該被父親的兒子遺忘。在我的套路中,父親當年的英雄事迹逐漸呈現出來。

                在80年代的農村,在那個偏僻而貧窮的小山村,雖然有父親那樣正直俠義的人,但也有“上面有人”的村霸,還有如長河叔叔那般“懂事”的人,但更多的卻是像明叔一樣老實巴交的農民。在那個信息閉塞、公平正義鞭長莫及的江湖裏,善良與醜惡同在,俠義與罪惡交織,很多灰色事件一一上演著,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和生活。

                當年,二姨晚飯後去山下的公路上玩耍,便被向家的一個叔叔叫去了他家,威逼、恐嚇、利誘二姨不准出門、不准回家,整天給向家的小姐弟們補習功課。

                向家是村裏的一霸,兄弟衆多,且鎮裏、縣裏都有親戚在當權。父親、明叔等叔伯兄弟們去找尋二姨時都沒有去向家家裏找尋,也根本沒有想到他們會對鄉親父老做出那種天理難容的禍事。

                鄰省拐賣婦女兒童的團夥看中了向家的“能力”,在一來二往中達成了某種默契,向家作爲中轉站坐地分贓。

                二姨是犯罪團夥選中的目標,正准備高價拐賣至浙江某地給人做媳婦。

                明叔那天傍晚尋親未果回家路過向家樓房時突然聽到房間裏面有二姨的聲音,又看到向家院壩裏坐著幾個外省男女,一切都明白了。

                明叔找父親商量怎麽辦,父親讓明叔叫上長河叔、江宇叔等叔伯兄弟們一起去救人,但他們都畏懼于向家的霸淩與權勢,在良善與正義面前選擇了退縮、止步不前。

                在深夜二姨被捂著嘴正要被強行拖上小貨車時,在公路旁守候多時的父親手持開山斧對著小貨車狂砍十幾斧嚇退了5個鄰省的犯罪男女,和明叔一同救出了二姨。

                ……

                半年之後,二姨初中未畢業便加入了南下的打工大軍,幾年後嫁在了鄰鄉,過著幸福而平凡的生活。

                一年之後,向家的姐姐讀上了縣裏的重點高中,弟弟也去了縣城的學校讀書,向家幾兄弟也逐漸低調起來,不再像以前那麽強勢霸道。

                一年之後,父親落選了,從此便開始了閑時外出打工、忙時回家務農的循環生活。

                ……

                多年以後,老家開發,修路、修水庫、搬遷等一系列國家惠農措施也輻射到了老家的小山村。向家的姐弟也在鎮上做了公務員,並且成了村裏的“大好人”,在政策的灰色地帶給予了村裏人許多“方便”。

                長河叔叔偶爾也從旁“點撥”一下父親,父親回道:

                “做人做事須無愧于天地良心”。

                (注:文中人物均爲化名)  (責任編輯:姚陟雄)

                 

                 

              上一篇:變電運行的苦與樂

              下一篇:生命的傳承